日本就医网

名医记事丨樱井裕幸教授的627幅手术记录

日本就医网 2018-11-05 10:41:09发布



少年时代的亲身经历

高三的某日,我正坐电车上学,突然感到胸口发闷无法呼吸。意识模糊间,我倒在了车厢内,被直接送进了医院。住院时,我的身上被插上了各种管子,人几乎被固定在了病床上。我住的还是多人病房,见到各种各样的患者,有大声喊疼的,还有呼吸都看起来很痛苦的人。

在我平时生活的世界里,大家似乎都在悠闲自在地生活着。这次的经历,让我知道了在医院里有如此多痛苦的人,于是我开始致力于成为一名医生。我选择并成功考入山梨医科大学(现统一为山梨大学)医学部,从此专心钻研外科至今。

为了熟练掌握外科技术

从山梨医科大学毕业之后,我直接进入了大学医院外科。但是当时山梨县的人口较少,达不到足够的手术例数以积累经验。想要成为优秀的外科医生,就必须多多进行练习,让自己熟练掌握技术。

正在那么想的时候,我听了佐久综合医院老师在某次学会上的演讲会之后受到了巨大的冲击。在那里我看到了精练的食道癌手术,以及术后患者状态的影像记录。当时一般的食道癌患者,都会在术后一周左右接着人工呼吸器,研修医在旁24小时待机,时刻管理患者的身体状态。

但是令人惊讶的是在那个录像里,接受食道癌手术的患者,第二天就摘除了人工呼吸器,在ICU的床上看报纸。难以置信,这种事情真的能做得到吗?

在那次演讲会上受到震撼的我,深深觉得有必要在那里接受研修。于是我直接去了长野县,在佐久综合医院作为研修医学习。刚开始研修的时候,亲眼看到手术后第二天早上在床头看报纸的患者之后,我确信来对地方了!

佐久综合医院的老师们,来自国立癌症中心(现・国立癌症研究中心)的比较多,老师们也都鼓励我去那里积累经验。为了能更加接近前辈们的技术水平,我去了国立癌症中心作为常驻研修医开始工作。

做了3年的常驻研修医,2年的主任研修医,我在国立癌症中心的5年时间里进行了627次手术。可以说那段时期积累的经验,才真正成就了现在的我。

在这段时期里,我将所有这627手术都以绘画的形式记录了下来,没有一次遗漏。这是我自己想出的学习方法之一。在挑战有难度的手术时,我都是会去参考过去的记录。因为这些是我自己亲自看到并进行治疗的案例,比教科书上写的东西对我来说更有具体的印象,能够更快地吸收。

实际的手术记录①(绘制:樱井裕幸老师)

被大量出血吓呆

在国立癌症中心时期,有1位令我难以忘记的患者。

那次是我为患者进行手术,在手术中引起了大出血。那次的手术内容是对肺癌进行右肺上叶切除术。患者的右上叶有一个大肿瘤。开始时,我尝试剥离上行肺动脉后再行肺实质切除,然后进行上肺动脉干的剥离。但是在准备剥离血管的瞬间,血管突然从根部断裂,导致了大出血。

肺部的血管受到微小的损伤就会产生大出血。极其突然的事态,使我大脑一片空白,那一瞬间呆滞在了手术台前。数十年后的今天,那次手术的场面依然深深地刻在我的脑海里。(那位患者虽然大出血,但得以及时控制并手术成功)手术结束后,我首先就拿笔将手术记录描绘下来。我没有跳过这次的出血事故,因为需要记录出血原因,对策以及自己的想法,作为今后的反省。

发生大出血手术的实际记录(绘制:樱井裕幸老师)

其实我可以不记录出血这件事情。但是,如果不记录实情,今后就有可能重蹈覆辙。在发生事故时,更应该谦虚地审视自己的做法,考虑原因和对策。绝不犯第二次同样的错,我认为对于医生来说是非常重要的。

培养后辈医师,将所有的知识传承下去

那之后的日子里,我也在国立癌症研究中心以及济生会中央医院实施了许多起肺癌手术。从某个时期开始,我越来越想致力于培养后辈的教育上。

人老了之后手法和技术都会退步,这是无法避免的。我认为:今后最大的课题就是如何将自己的经验教授给后辈,培养可靠的外科医师。

如果是要培养后辈的话,综合医院或者大学医院会更需要各个科室部门之间联动,比起国立癌症中心等专科医院,我觉得前者会更合适。深思熟虑后,我决定去更加重视研究和教育的大学医院。我通过公募在日本大学医学部呼吸器外科学分野作为主任教授上任,一直到现在,倾尽全力于后辈的培养上。

我在培养后辈上最注重的一件事,就是在任何一处教育上都做到尽善尽美。比如我自己的后辈,我会教他们记录手术内容的重要意义,也会让他们绘制实际的手术记录,然后我会亲自对所有的记录进行确认。

另外,手术室里我也会站在后辈医师的旁边,告诉他们每个技术点,有什么样的意义,并且从中可以得到怎样的重点经验。把我的切身经验教授给他们,让他们今后可以活用这些经验。

627张手术记录是宝贝

我担任国立癌症中心住院医师时代的实施的627件手术,绘制的627册记录,现在依旧保存在自家的纸箱里。令人激动的是,这些绘画有时候被一些医疗设施的电子病历表所采用,有时候被刊登于肺癌处理规范之中等,我的绘画最近有很多被展示于众。

现在我也会偶尔打开自家的纸箱,翻看自己年轻时代所绘制的资料。这一张张的绘画记录里,满载了当时的反省与感想,手术成功后的总结和喜悦。看到这些,当时的记忆会瞬间复苏。

但是,我并没有想让后辈医师全盘接收我的想法。在这个世界上,没有2个人接受过完全同样的教育,今后他们也会从别的医师那里受到和我不一样的指导。这其实是好事。我非常希望他们能听取更多前辈医师的意见,在此基础上建立自己医疗观念,用自己的手去开拓和发展。

如果我的后辈能吸收我经验的一部分,并且能够对这些技术进行变革,那对我来说没有比这更高兴的事了。

实际的手术记录②③(绘制:樱井裕幸老师)

上一篇

名医记事丨齐藤光江教授,一名女外科医生的心路历程

​顺天堂大学乳腺中心主任教授因生命中非常重要的人的离去,而萌生出做医生的想法在童年时代,我就经历了两位对我来说非常重要的人的离去,当......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