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就医网

名医记事丨齐藤光江教授,一名女外科医生的心路历程

日本就医网 2018-10-29 10:21:15发布



顺天堂大学乳腺中心主任教授

因生命中非常重要的人的离去,而萌生出做医生的想法

在童年时代,我就经历了两位对我来说非常重要的人的离去,当时我就有了这么一个想法,“去帮助那些有需要的人”。于是在这个想法的引导下,我成为了一名医生。

一个是小学四年级的班主任老师,一位非常出色的女老师,至今让我难以忘记。那位老师在进入寒假几天后,蛛网膜下出血忽然去世。数天前还很精神,还给我们发通知书,却突然离世了。在联络不便的那个时代,一度让我难以置信。

还有一个是我们好朋友的母亲。记得那是小学六年级的时候,得知我好朋友的母亲住进了医院。探望时见到了她患病后的样子,身体消瘦,手臂上还留有很多注射后的痕迹。后来听说是得了子宫癌,温柔开朗的阿姨忽然之间就变成这般痛苦的模样,最后还是去世了,当时的我因此受到了巨大的打击。

逐渐走出2位长辈离世阴影的我,在中学时竞选了卫生保健委员。从那时起,我的心里就开始有了这样的想法,「想要去帮助像老师、阿姨那样,被疾病所困扰的人」

作为一名女性应该如何生活

但是家里和身边都没有从医的人,所以那时就认为没有可能让我成为医生。我喜欢国语和美术的我,理所当然会选择文科。但是,发生改变我命运的事情发生了。

原本身体就不太好的母亲住院了。与此同时,家里也出现了各种各样的问题,最后我的父母分居了。因为这件事情,我开始认真思考我的生活方式。

从小我就被灌输“要像女孩子一样的生活”,但渐渐地我开始怀疑这种生活方式。母亲决定独自带着3个孩子生活,但那时候她还没有工作。当时目睹这一切的我,不得不认真考虑,作为一名女性应该如何地生活。

在高三的秋天,我决定将大学的志愿从文学改成医学。未来方向的突然改变,让我周围的人都非常惊讶。年少时直面了生死,让我对健康非常感兴趣,最后我决定了想学医。当时想的是,如果是一名医生的话,即使是女性,我也能有一份工作养我自己。于是,“叛逆”的我在2年后考进了千叶大学医学部。

作为外科医生的经验积累

“既然进了医学部,就应该拿手术刀”,抱着这样的想法,我选择了外科。在当时,外科的人气非常高,医学生们都渴望成为一名外科医生。虽然我同样选择了人气非常高的外科,但那时作为一名女性进入外科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于是我吃了闭门羹。

无论如何都想积累外科医生经验的我,好不容易进入了东京大学医学部附属医院分院的外科。我一直在寻找,“有没有这样的地方,即使是女性,作为一名外科医生也能积累经验”。终于,我找到了这个地方,远藤教授并没有拒绝我,反而笑着欢迎。不仅如此,他还对我说“我相信女性对于医学的严谨”,在进入外科后也非常耐心的指导我。

在外科时,我结了婚并选择了留学,并在留学期间生了孩子。分娩后因为乳腺炎我接受了手术,自那之后我开始对乳腺外科非常感兴趣。特别是留学归来后,专攻乳腺外科的想法越来越多强烈。

在有限的生涯里,我希望去挑战高难度手术

在一个病例数更多的地方,去积累更多乳腺外科的经验,这样的想法日益增强。于是我把下一个目标选在了癌症研究会附属医院(现癌研有明医院)。在当时,同等医院中,癌症研究会附属医院拥有着大多数的乳腺外科手术实绩。很想去那工作的我,冲动地冲出了手术室,坐上出租车,前往了癌症研究会附属医院。虽然是很冒昧地拜访,但当时的乳腺外科部长Kasumi医生还是听了我的想法。

于是我转到了癌症研究会附属医院工作,但在一开始买不到上下班的通勤定期票。当时还要照顾年幼的孩子,我甚至怀疑自己能不能坚持1个月。也听到了医疗现场非常艰苦之类的传言。

然而我并没有去担心这些,最终在癌症研究会附属医院工作了7年半。作为一名外科医生的感觉和技术变得更加敏锐,正是因为有了这段经历。

意想不到的邀请,决定前往顺天堂大学

在癌症研究会附属医院积累了7年经验的时候,原来所在的东京大学医学部附属医院本院发来了邀请。那时东大计划成立一个新的乳腺外科专门团队,希望我能回去。

虽然很烦恼,但是也考虑到家庭的情况,我还是决定回到大学。回到大学之后,就有机会看到所有的病历。因为在综合医院的缘故,遇到了在癌症专科医院非常少见的患有神经疾病或者在妊娠中的乳腺癌患者,从中我学到了很多。

又经过2年,诊疗数相比之前已经增加了3倍的时候,遇到了意想不到的事情,接到了从顺天堂大学发来的邀请。

但是,对于每天的诊疗感到非常充实的我,没有太大的意向。抱着即使被拒绝也没关系的想法,在顺天堂大学面试的时候我说了一些“狂妄”的话。比如想建立乳腺中心,除医生和护士之外的其他人员也一起参与尽量,发展壮大的构想等等。虽然那是我自己的想法,但是如果实现起来是需要非常大的人力和物力。

我以为我自大的言论会惹人嫌的时候,当时的院长竟然对此非常感兴趣。与预期的结果相反,这让我有点迷茫。是应该留在东京大学,还是应该前往顺天堂大学。还在为做决定而烦恼不已的时候,原来在癌症研究会附属医院时关照过我的Kasumi医生给了我建议。

“想想你剩余的人生,你还能够做的事情”

在仔细考虑了恩师的话之后,我相信了可能性,决定了前往顺天堂大学。面试时说的成立乳腺中心的构想,进入顺天堂大学的第二年就实现了。给了我强有力建议的Kasumi医生也在乳腺中心成立的过程中给了我非常多的帮助。

于是成为了日本第一个由大学发起的乳腺中心。2018年的现在,中心的各成员已经成为一个整体共同为乳腺癌患者提供诊疗服务。

我想尽可能地帮助患者

2012年我就职成为了教授。即使成为了一名教授,但作为一名医生我还是一如既往地非常爱管患者的“闲事”。对于患者,如果有我能做的事情,我经常会想办法去彻底地帮助,而且不仅限于诊疗。

其中遇到了这样的一件事情,有个单亲妈妈的患者,她剩余的生命已经不长,打算在她去世后把孩子送去机构抚养。

“这么做真的好吗?”

我这么问到,后来她告诉我她还有一个关系不太好的姐姐。我想了很多办法修复了姐妹间的关系,最后孩子交给了患者的姐姐抚养。

对于我来说,所有的患者都是我的家人,并且我可以毫不犹豫的回答。如果我的家人遇到了麻烦,我能够去做些什么的话,我会毫不犹豫地去做我能做到的一切事情。

“去帮助有需要的人”以后也不会忘记初衷

年少的时候经历了2个对我来说非常重要的人的离去以及体会到了母亲的艰辛,这就是我的初衷。“有没有能帮到最喜欢的老师以及阿姨的地方呢”

“能够帮助到像母亲这样身患疾病且生活艰辛的人,应该是像我这样的医生吧”

儿时的抱负,即使成为了医生之后,也一直在鞭笞着我,哪怕以后也不会改变。再过几年,我就要退休了。退休之后,我想不再以医生的身份,将我至今所学的东西尽可能的还给社会。

至于这么做的原因,还是我的初衷“去帮助有需要的人”。从今以后,我也会一直抱着这样的想法坚持走下去。

上一篇

日本专家谈肿瘤・胰腺癌篇

​都说胰腺癌是癌中之王,是最难治的癌症。一般的健康体检很难发现早期的胰腺癌,等有了症状再确诊,多数都是晚期。无论是胰腺癌、胃癌、还是......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