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就医网

特别报道|何时停止化疗

日本就医网 2018-11-07 14:40:25发布


林 和彦 教授

东京女子医科大学癌症中心主任

日本就医网》持续披露日本医疗的领先医疗技术和理念

化疗是双刃剑

药物是我们恢复、保持、提高健康的辅助物品。镇痛剂缓解疼痛,解热剂降低体温,化疗药物发挥抗癌效果。但是单独使用化疗的疗效最多30-40%,多数情况没有疗效是化疗的一大特性。使用有效率(※1)10%、20%的化疗药物,对于有效的患者来说效率是100%,阻止癌细胞的增殖。对于化疗无效的患者来说,使用药物不但无法受益,反而起到毒药的效果。

近些年,人们开发了很多新的化疗药物,整体数据显示治疗癌症的成绩的确提高了。而对于个体患者只有使用了这些药物才知道是否有效。开始化疗时,必须充分说明这些,让患者完全理解化疗药物的性质。

※1 化疗药物药物的有效率评价:肿瘤完全消失“完全奏效=CR”,肿瘤缩小30%以上“部分奏效=PR”,肿瘤大小维持不“变疾病稳=SD”,肿瘤增大20%以上“疾病进展=PD”。

何时停止化疗

对于不可切除或者复发的实体瘤癌症,化疗是标准治疗方法,但是总有无法继续下去的时候。

癌症的来势凶猛,没有化疗药物可用时,或者患者的全身状态恶化,不能再持续化疗时,我们必须停止化疗。

癌症的恶化表现为脏器损伤。比如,患者肝脏转移并发生肝功能损伤,发生肠梗阻时,可用的化疗药物就非常有限。肝功能代谢(※2)和肾功能排泄(※3)的化疗药物,无法在发生了肝肾功能障碍的患者上使用。肠梗阻的患者不能使用肠道排泄的药物。

评价癌症患者的全身状态时国际上常用PS标准,身体状态分为0-4的5个阶段,显示患者日常生活受限程度。数字越大意味着状态越差。

0:对活动没有任何影响,与发病前的日常生活一样自如。

1:机体的剧烈活动受限,但是可以步行,可以完成日常家务劳动。

2:可以步行,能自理生活,但是不能劳动或工作。白天卧床时间低于50%。

3:不能自理生活。白天卧床时间超过50%。

4:完全不能活动,生活无法自理。完全卧床。

大多数临床试验要求患者全身状态在PS2以下才能参加。对于PS3以上的患者,即使有可用的化疗药物,也要谨慎使用。

当患者主动要求不再使用化疗药物时,医疗机构应该停止化疗。有些患者看到其他患者的治疗经历,认识到化疗的局限性,对化疗没有任何期待,本身就拒绝化疗。

也有一部分患者,看到化疗的强烈副作用以及对经济造成损失,使患者生活质量下降,预判生存期后,拒绝化疗的。

是否化疗,受到患者的人生观、治疗意愿的影响。

※2、※3 药物从机体内消失的路径分为肝脏代谢和肾脏排泄。肝脏代谢的药物在肝功能低下时代谢受限,药物将存积,肾脏排泄的药物在肾脏功能低下时很难排泄,也发生体内存积。

治疗指南的加减治疗

癌症的治疗一般在治疗指南的框架下进行。治疗指南是根据患者病情制定的广泛性的最低标准和方针。指南并不能针对不同患者的具体情况提供治疗方案。

实际上,患者的性别、年龄、家庭情况、价值观都不同。在我们医院住院的东京患者与北海道患者就有很大的不同,人生观不同,需求也不同。我们医院不能以治疗指南为标准,向患者提供千篇一律的治疗方案。

10个癌症患者就有10种治疗方法,以治疗指南为基础,为每位患者提供量身定制的方案才是我们医生该做的。

因为无法忍受化疗的副作用要求减少药物剂量的患者为数不少。按照标准剂量的80%控制副作用使药物治疗得以持续的例子很多。其中,部分患者减量至50%后化疗仍然有效。但是减量也可能造成治疗无效或缩短生命期,必须事先向患者事先说明。当减量化疗药物治疗无效,而不能再投放更大剂量的“毒药”时,应该停止化疗。停药后肿瘤可能进展。

患者的身体情况不允许继续化疗时,即使患者要求化疗,主治医生也不能继续治疗。此时,患者会很不安,我们停止化疗后,可以为患者提供缓解治疗,缓解疼痛和精神压力等,尽可能帮助患者继续稳定生活。

不得不停止化疗后,患者有强烈的治疗愿望的,可以选择其他治疗方式,比如免疫治疗、粒子线治疗等,但是这些不包括在日本的社会医疗保险内,需要自费。

对于癌症患者,最需要知道什么状态下选择什么治疗方式。患者可以通过日本的第二诊疗意见(付费会诊)咨询专家意见,也可以通过网络或电话免费咨询日本就医网的医疗顾问。

世上没有“救命稻草”

有时我会劝患者再听取其他医生的意见。通过听取第二诊疗意见,甚至第三诊疗意见,患者更容易理解自己的治疗,这种方式更有助于建立良好的医患关系。我们需要患者理解世上没有“救命稻草”。在寻求救命稻草的过程中耽误时间,会延误最佳治疗时间。

日本人罹患癌症已经到了2:1的时代,患者无所适从,情绪不安。被诊断为癌症时,必定遭受心理打击,这时患者自己需要明确什么事应该自己做,什么事需要请别人帮助。每个人都向往健康,但是切记健康的主体是自己,自己对自己负责。

我一直在对民众宣讲癌症的知识,但人们对癌症的了解和知识还是那么贫乏。最近,有的人逐渐接受了关于癌症的认知启蒙,我很欣慰,还要继续努力。

最近我把宣教工作的对象从成人转为少年儿童,学校教育中医学教育非常重要,为此,我考取了中小学教师资质,在日本全国的中小学巡回讲课。

癌症患者的满足才是根本

原来我是外科医生。在东京女子医科大学消化器外科时,科室有150张病床。外科医生也需要用内窥镜诊断、手术、使用化疗、查房和跟踪治疗,也许癌症这种疾病是专门为癌症医生创造的吧,我想照顾好自己看过的所有患者,我喜于从诊断到治疗的全过程帮助患者,庆幸自己能参与其中。

我希望与自己看过的每位患者都能长期交往,因此我常对患者说:“你不需要忍耐、不需要当好孩子、你对我说什么都可以”。

我理解患者都有一山望着一山高的心理,只能说:掉进河里的人如果能抓到一块大木头就该一直紧紧地抱住,如果不辨真伪,放弃大木头去抓一根稻草很可能会淹死。

医生的手脚没有停下的时刻,如果你觉得不满就该对医生说“嘿,你好好为我看病”。患者这样要求,医生的意识可能会逐渐改变。

医疗的本质还是服务业。无论医院自认为自己多伟大,自称能提供全世界最好的医疗,当患者不认同医院时那些伟大根本没有价值。我每天都在自省,今天是否为我的患者提供了令他们满意的服务。

上一篇

新生抗原成为免疫治疗的新焦点

​中村 祐辅 医生美国芝加哥大学医学部教授,个性化医疗中心副主任《日本就医网》持续披露日本医疗的领先医疗免疫疗法已经有100年以上的历......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