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就医网

赴日免疫治疗:晚期胃癌的北方阿姐打败了肿瘤君

日本就医网 2018-11-21 11:53:45发布

初识北方阿姐

2017年的春天,在一次邀请外国专家来沪面诊的会上结识了北方的阿姐。自那以后阿姐常联系我,询问自己或病友该如何治病的事。

也许大专家没有多余的时间向阿姐解释更多,阿姐更喜欢和我聊天;也许她理解了我告诉她的,癌症是慢性病,需要心平气和,需要自我调整,需要耐心来转败为胜;也许阿姐能在帮助别人的过程中找到快乐。

“老弟,能看出来姐是病人吗?”

初次见面,爽快的北方阿姐这样问我。

“不带瘤吧?”

这个精气神,不像走投无路,我寒暄道。

阿姐来自“冰城”哈尔滨,年近五十着装洋气,年轻时应该是个远近闻名的漂亮人,但面色有些灰暗,我敢肯定这不是体力劳动晒的。

“胃癌晚期,转移灶切了,胃不能手术,现在口服替吉奥,来看看有啥好办法。”阿姐直截了当的说。

嗯,肤色黑可能是长期使用化疗药物造成的。

“看看具体情况,分析一下吧。”

我一边翻着病史材料,一边翻译并解释给远道从东京来的教授,那天他老人家是主角。

经过约40分钟的双方问答后,教授建议阿姐口服化疗药物的同时,在他的诊所接受免疫细胞治疗,用树突细胞疫苗+活化NK细胞回输(特异性免疫+自然免疫)的方案。

“细胞治疗肯定有效吗?” 阿姐半信半疑地问我。

“额…”

这个问题是几乎所有患者心中的愁,而且全世界至少一半的肿瘤专科医生都会答“No”。

“阿姐,癌细胞和免疫此消彼长,细胞治疗是辅助治疗,它或许能帮你找回正常的免疫状态。癌症是慢性病,您得自己学习、了解癌细胞,再加以科学治疗,要打败癌症,得靠您自己慢慢养。”

我没法像某医生对魏则西的父母那样打包票或者给予过高的期望;但我也没有资格抹杀一个癌症晚期患者的希望和机会;我只想让阿姐客观地看待疾病与治疗,以及这个外国的免疫细胞治疗

阿姐似乎听懂了我的意思,神经元迅速放电:

“老弟,郭林气功有效吗?”

“阿姐也参与气功练习啊?您觉得有用吗?或者说您觉得开心吗?”

我反问阿姐。

“有人炼气功癌症治好了,练习郭林气功我挺开心的”

阿姐想了一会,然后回复道。

“开心就有效。”

快乐可以促进交感神经的内分泌调节,这个我知道。

乐观的心态

阿姐于2017年4月底,准确的说是4月28日上午开始了在日本的第一次治疗。

在接下来的3个月中,每隔2周接受一次疫苗和一次细胞回输治疗。为了增加口服化疗药物的疗效,医生还给阿姐点滴了几次小计量高浓度维生素C。

不仅如此,阿姐去东京治疗期间,顺道去了静冈县富士山脚下的乡村,听说住了十来天,后来在治疗间隙中又去了北海道、大阪…似乎把日本玩遍了。

分不清是治病顺便旅游,还是旅游顺便治病。或者,当时的阿姐感到人生的不经意,所幸尽找开心的事做,无论付出什么代价。

我知道,癌症治疗花钱多,无论腰缠万贯还是富裕小康,治疗费这个吸血鬼如影随形。

同年8月第一疗程结束,随访检查报告,影像无变化,肿瘤标志物无变化…身体感觉和以往无变化。

“老弟,你说这个治疗是不是对我无效啊?”

“现在不好评价,免疫方面的治疗都来的慢。个性化的细胞治疗很难用标准治疗的方法评价,现在肿瘤没有进展,你就当有效,再坚持一下。郭林气功还在练吗?”

“嗯,跟着老师到处跑,上瘾啦!”

阿姐爽朗地笑着…

“对,该干嘛干嘛。注意不要累着自己,不损失体力;杂食,营养才跟得上。”

“知道啦,老弟放心,姐有数。”

细胞治疗没必要一个疗程紧跟着一个疗程的注射,2017年的8月至2018年1月,每个月医生会给阿姐注射一次免疫佐剂。

免疫佐剂的主要成分是阿姐的树突细胞疫苗中使用的癌抗原蛋白质,以持续加强淋巴细胞对癌细胞的识别能力。

纠结的选择

距离第一次去日本已经过去大半年了,有一天阿姐问我:“老弟,你说这个细胞治疗对我到底有效没效?替吉奥吃了1年,也不能再用了。我该怎么办呢?”

我是建议是阿姐再去找北京大学肿瘤医院的专家问问。

“我问了,专家说让我再观察下,考虑手术。但是我不想手术,原来就转移啦,现在还有淋巴转移,怕手术了更不好。”

去过北京后,阿姐更纠结了。

“额…”我确实没办法为阿姐做这个主。

“那我再去做一个疗程的细胞治疗,反正口服化疗也没有了,没有别的治疗办法。”

“好吧,我帮你安排,国内的检查信息都给到日本,日本的历次检查信息也都给国内专家看一下。”阿姐就这么决定了。

2018年2月~5月,阿姐顺利完成了第二个疗程的细胞治疗,方案如前。

这种免疫细胞治疗有一个好处,我们是都不用担心副作用,因为只要事前准备做的充分,细胞治疗几乎是没有副作用的。阿姐3月份做了影像检查,和之前的对比后仍无变化。

迟到的惊喜

其实,阿姐一直在纠结是否接受手术,什么时候手术。这个决心太难下了。

“是否手术,一是你自己做主,二是多听专家意见。我觉得现在稳定了,倒是有手术条件,但也有术后肿瘤复燃的风险。”其实我的这个建议,几乎和没说一样,不知道阿姐当时有没有心情嘲笑我一番。

“老弟,我问了北肿的张主任,也问了外科专家,准备手术。”6月,阿姐终于下定了决心。

“老弟,胃里的肿瘤没了!”

当时我正在东京出差,阿姐用微信通知我。

“啥… 真的吗?报告给我看。”

3个月前还维持不变呢,接着阿姐就用微信给我发来了最近的检查报告,6月4日的肿瘤标志物指标已经在正常,6月28日胃镜报告则显示“胃体癌化疗后,病变消失,请结合病理!”。



“老弟,我得好好谢谢你!”

“姐,别谢我,谢你自己,都是你自己的努力。腹腔的淋巴结还有肿大,也许是炎性,也许不是。阶段性胜利,别骄傲。该干嘛干嘛啊。”

“嗯,姐有数。你还是帮了我很多的。”

我一直坚信,现在医学还没有那么神奇,疾病不是治好的。是人类自愈的能力,治疗是辅助,患者自己的坚持,调整,还有意念才是康复的根本。

阿姐告诉我这个喜而不惊的消息已经快一个月了,听说阿姐仍然搞着她的经营,也活跃于气功团体,继续还走南闯北。

老弟希望更多身患癌症的阿哥阿姐知道:癌症是慢性病,调整心态,调整生活,相信科学,相信自己。癌最多摧毁机体,沮丧才摧毁人生。

相信阿姐会越来越好。

上一篇

免疫细胞疗法:癌症父亲的赴日就医路

​我姓M,男生,家住内蒙古包头市。今年春节后55岁的父亲被诊断为直肠癌伴肝转移,从此开启了我们全家的抗癌路。我们都爱我的父亲,想给他最......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