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就医网

ASCO2021乳腺癌治疗最新研究

日本就医网 2021-07-09 10:32:24发布

介绍几个乳腺癌治疗的最新研究-2021年6月4日~8日2021 ASCO Annual Meeting的部分信息。

OlympiA研究 BLA1

与其他癌症相比,乳腺癌的生存期预后较好。但在早期乳腺癌中仍然注入遗传性群体,她们持高复发风险,预后并不乐观。OlympiA是一项使用奥拉帕里作为维持治疗的临床研究。针对生殖细胞BRCA1/2突变阳性(gBRCAmt)且HER2阴性的早期乳腺癌患者(多数患者为三阴性乳腺癌),在手术和辅助化疗后开始服用PARP抑制剂,看患者能否获益。研究发现按上述组合方式治疗的患者在无进展生存期上可以获益(Robson M, et al. N Engl J Med. 2017;377:523-533.)。奥拉帕利是一种 PARP 抑制剂,它通过一种称为合成致死的机制诱导持有gBRCAmt的乳腺癌患者的癌细胞凋亡。OlympiA研究是双盲对照Ⅲ期试验,且参与的患者众多,研究的结果的证据等级较高。受试者中BRCA1阳性的超过70%,激素受体阳性的不足20%。在首次治疗后使用奥拉帕利维持治疗,对比用药组和安慰剂组的无浸润生存率(iDFS),3年时奥拉帕利组中85.9%无浸润性复发,安慰剂组77.1%无浸润性复发,奥拉帕利组的死亡风险降低42%。无转移性复发方面(无转移生存率DDFS),3年时奥拉帕利组87.5%,安慰剂组80.4%。iDFS和DDFS有同样的趋势。3年生存率(OS)为92.0%vs.88.3%,差别无统计学意义,仅显示出服用奥拉帕利有较好的趋势。

关于药物毒性,主要出现恶心、疲劳、贫血,3级以上的贫血很少见。用EORTC QLQ-C30标准评估用药组与安慰剂组的生活质量,显示无差异。

该研究的结果有可能被欧美日作为标准治疗方法,但仍需对更多的细节进行分析。比如对遗传性乳腺癌患者进行降低风险手术的该如何对待。

关于BRCA1/2等遗传性乳腺癌,以及遗传性癌症的概念,请参考我在知乎上的另一篇科普《遗传性、家族性癌症是怎么回事》。

NEOTALA研究

Talazoparib是另一种对gBRCAmt转移性乳腺癌有效的PARP抑制剂。NEOTALA是Ⅱ期单臂试验,对gBRCAmt阳性且HER2阴性的早期乳腺癌患者进行了研究,共研究了61个病例。研究对象中BRCA1阳性占78.7%,BRCA2阳性占21.3%。研究对象中80%的患者术前口服talazoparib,经过手术后达到临床完全缓解的有48人,缓解率与化疗+手术的标准方案一致。

Talazoparib的常见有害事象有疲乏、恶心、脱发、贫血和头痛,其中3级以上的贫血发生率为39.9%。

这仅仅是Ⅱ期单臂试验的数据,PARP抑制剂可否用于治疗gBRCAmt还有待更多的临床数据支持。

MINDACT研究

真实世界中早期乳腺癌的术后辅助治疗该如何选择药物,并没有严格的标准。激素受体阳性HER2阴性的患者中,存在内分泌和化疗双敏感的患者群体。已经有很多关于化疗的探讨,而缺乏内分泌治疗的数据。MINDACT就是验证引入mRNA测序为患者预后和治疗效果做预测的研究。这项工作需要检测患者的70个基因签名,已经平均随访了8.7年,这8年的患者生存率:高风险组89.2%,低风险组94.2%,超低风险组97.0%。超低风险组比低风险组的死亡风险下降35%。超低风险组的特征:50岁+,淋巴结转移阴性、肿瘤直径<2cm、1~2级乳腺、激素受体阳性且HER2阴性。

基因签名对超低风险乳腺癌的远处转移影响只有2.6%,在乳腺癌特意性生存方面无差异。超低风险群术后无任何治疗,8年未发生远处转移的达到97%。可以看出,通过基因标签检测,确认超低风险的患者术后不需要做任何治疗;低风险的患者可能也不需要术后辅助治疗。该类研究将为降低患者毒性的治疗开发提供证据。

EA1101研究

EA1101是Ⅲ期临床试验,研究经过术前化疗和手术后未达到临床完全缓解的三阴乳腺癌,术后使用铂类与卡培他滨补充治疗,哪个强。近几年术前化疗应用越来越多,这对术后的治疗方案影响比较大。CREATE-X研究中,对HER2阴性经治疗后未达到临床治愈的患者给与卡培他滨(1250mg/㎡)治疗,每3星期为1个周期,共进行6~8个周期的治疗。与不进行治疗的患者对比,DFS、OS均得到改善,特别在三阴乳腺癌的对比中优势明显(Masuda N, et al. N Engl J Med. 2017;376:2147-2159)。HER2阳性乳腺癌方面,术前用T-DM1代替赫塞汀,DFS和OS也有更好的改善(von Minckwitz G, et al. N Engl J Med. 2019;380:617-628)。

EA1101研究三阴性乳腺癌术后使用铂类与卡培他滨,中途分析中未能证明铂类的疗效可与卡培他滨匹敌,考虑到铂类的毒性更强,该研究提前结束。3年无浸润性复发率(iDFS)铂类组42%,卡培他滨组49%。

PALOMA-3研究

激素受体阳性且HER2阴性的乳腺癌中,内分泌治疗联合CDK4/6抑制剂已经称为标准治疗方案。PAlOMA-3研究是Ⅲ期临床研究,就术后内分泌治疗或内分泌治疗过程中进展的患者,验证使用帕博西尼联合氟维斯群是否比单独使用氟维斯群更有效。已经证实该联合方案对无进展生存期(PFS)有益,并得到多国批准。在总生存期(OS)方面,该方案未表现出有统计学意义的优越性,但是有较好趋势(Turner NC, et al. N Engl J Med. 2018;379:1926-1936)。

随访对象平均44.8个月的组群中,总生存中位数对比:34.9个月vs.28.0个月,无差异;随访对象平局73.3个月的对比中,34.8个月vs.28.0个月。在内分泌治疗敏感性好未经过化疗的组群中,帕博西林+氟维斯群组的总生存期中位数好于单独使用氟维斯群组:39.3个月vs. 29.7个月,而经历过化疗的病人使用以上两种方案的生存期中位数无差异。

此外,该研究对患者进行了ctDNA(循环血液DNA)检测,发现ESR1、PIK3CA、TP53突变虽然往常可以作为独立预后因子,但无论有无突变,帕博细尼的疗效无变化。

该研究的结果并不能使帕博细尼+氟维斯群的联合方案跃升为术后治疗的一线方案,今后该方案还将维持现在的适用标准:二线标准治疗方案。

上一篇

改善贫血EPO制剂vsHIF

​慢性肾病(CKD)发展出现贫血的患者比例较大,对于CKD的贫血ESA疗法有效,ESA中最常用的手段是给患者注射促红细胞生成素(EPO),当患者出现EPO......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