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就医网

日本研发新机理药物治疗溃疡性肠炎和克罗恩病

日本就医网 2018-12-24 11:16:23发布

日本就医网了解到,最几年日本对溃疡性肠炎的治疗方面保持领先并进步很大。众所周知溃疡性肠炎、克罗恩病等是自体免疫性疾病,统称为炎症性肠病(IBD),2018年日本的研究迎来了2种自体免疫抑制药物用于治疗溃疡性肠炎,新药与过去的抗肿瘤坏死因子(TNF-α)抗体药物的作用机理完全不同。然而这些新药需要对患者长期使用,费用较高。

2018年11月7日,日本上市了针对溃疡性肠炎α4β7整联蛋白的抗体药物“エンタイビオ”。该药通过干扰记忆性T细胞表面蛋白“α4β7 integrin”来抑制结直肠的自体免疫。α4β7整联蛋白主要与肠道内膜血管内皮细胞上的粘膜寻址细胞MAdCAM-1结合,介导淋巴细胞浸润肠道黏膜,而エンタイビオ可以帮助肠管选择性的阻挡淋巴细胞浸润。


日本武田制药研发的Vedolizuma治疗溃疡性肠炎,于2014年已经通过美国FDA的审批,在欧美开始使用,并有丰富的使用经验。松冈医生介绍:“该药作用于肠道选择,数据显示感染等副作用较少,在欧美被医生们作为一线治疗药物使用。但是日本目前还缺乏使用经验,又因为药物作用机理新颖,所以医生们用药时比较慎重。”

2018年5月,日本批准了另一款溃疡性肠炎治疗药物トファシチニブ(Tofacitinib),这是一种JAK抑制剂。该要通过抑制活性化并增殖淋巴细胞的IL-2、IL-4相关细胞因子及IL-6炎症细胞因子的信号传导,来控制患者的自体免疫。Tofacitinib不属于抗体药物,而是口服小分子制剂,2013年日本批准其用于关节性风湿病。用过该要的医生介绍:“使用过抗TNF-α抗体药物无效的患者服用Tofacitinib后,约有一半的人有效。”

当初日本承认Tofacitinib用于关节风湿病时,有人提出该药可能增加使用者患恶性肿瘤的风险,而实际该药上市被患者使用后,根据对所有用药者的临床追踪,并没有发生过预想之外的负面作用。在副作用方面主要需要注意带状疱疹,特别是东亚人群容易产生该副作用。针对关节风湿病的所有用药者1年内的调查显示,每100人中约有7人发生带状疱疹。该药用于治疗溃疡性肠炎、克罗恩病,同时受到全球关注,目前在多数发达国家启动了临床试验。而为了缓解溃疡性肠炎使用Tofacitinib时,需要向患者投放的药物剂量是关节风湿病的2倍,需要医生慎重用药。

溃疡性肠炎的治疗,首先使用5-氨基水杨酸(5-ASA)药物或类固醇。不能缓解的再使用免疫调节药物、血细胞成分去除疗法,同时考虑投放抗体药物。目前日本的抗体药物有3种:2010年上市的英夫利昔单抗(Infliximab)、2013年上市的阿达木单抗(Adalimumab)、2017年上市的Golimumab。它们都属于炎症性细胞因子种肿瘤坏死因子的抗TNF-α的抗体药物。日本专家介绍,“抗TNF-α的抗体药物的确改善了部分溃疡性肠炎、克罗恩病患者的症状,降低了不得不手术的患者人数,但是也有使用该药完全无效的患者,以及起初有效,逐渐耐药无效的。我们非常欢迎不同机理的新药物出现,以长期维持,使患者收益。”

新上市的2种溃疡性肠炎药物,其说明书中也阐明了适用于中等程度或重症患者的使用目的,只有在类固醇类药物、免疫抑制剂的治疗失败后才可以使用新药。也就是说,2种新药的使用范围被划定在了与上述3种抗体药物的同一层面。

5种药物的特点和使用区别

那么,新上市的2种药物和已经有数年使用经验的3种抗TNFα抗体药物该如何区分使用呢。

截止到现在还没有针对这几种药物的效果比较试验。松冈医生介绍,药物效果的判断受到判断标准的影响,凭印象评价,抗体药物和JAK抑制剂的疗效相当,都在50~60%,而剩余的患者仍然使用这些药物无效。不同的患者,对药物的敏感度不同,什么药物有效,目前也没有预测指标。因此,现在并没有基于疗效的明确区分用药指针,医生只能根据经验考虑患者的背景环境、药剂特点、副作用风险后选择药物。

上一篇

O药的机理与副作用

​关于Opdivo基因异常的长期积累造成细胞发生癌变,初期癌细胞在免疫系统的监视中被攻击并排除体外。随着时间推移机体内开始产生肿瘤免疫抑制......
下一篇

日本尝试利用IPS细胞分化树突状细胞制造肿瘤疫苗

​日本科学家山中伸弥因成功诱导成熟细胞分化为IPS细胞,于2012年获得诺贝尔医学生理学奖。IPS细胞是人工诱导的多功能干细胞,干细胞是人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