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就医网

遗传性、家族性癌症那点事儿

日本就医网 2021-07-05 13:32:21发布

家人中有癌症病人的人可能抱有这样的问题:家人生癌症,癌症是否遗传?是否传染?

的确癌症有遗传因素,目前科学明确了的遗传性恶性肿瘤占总患者人数的比例非常小,有特定的遗传规律。携带易发癌症的基因缺陷,在一生中比其他人更容易患癌,并不是100%患癌。而绝大多数癌症的发生,是后天原因,或者说是偶然原因。我们看看科学都发现了什么。

当然,很明确,恶性肿瘤不传染。

1.遗传性癌症的原因

与后天性基因突变导致的癌症不同,绝大多数遗传性肿瘤患者天然携带“抑癌基因突变”,即出生时自带突变。人类的基因组中有一部分基因发挥着抑制其他基因突变的作用,它们被命名为“抑癌基因”-抑制癌症发生的基因。在父母向儿女遗传的基因领域,抑癌基因和其他基因一样,由父母各自提供1个,组成一对存在于细胞中。这就像自行车的前后轮,父亲制造前轮,母亲制造后轮,新生命的人生旅途由此开始。其中一个轮子坏了,单轮自行车仍然可以旅行,细胞不会癌变。当两个轮子都坏了,细胞就会发生癌变,癌变后横行四方。这是发生癌症的原因之一。

发生遗传性癌症的病人出生时一个轮子就坏了,用单论自行车旅行的人比用双轮自行车的更容易出事故,他们的一生中更容易发生癌症。

2.遗传性癌症的遗传形式

遗传性癌症是如何在家族中传导的呢?后天性发生癌症的患者,其癌细胞中2个抑癌基因都发生了突变,癌细胞之外的正常体细胞中不存在抑癌基因突变;于其相对,遗传性癌症的家庭成员中,父母中仅有一人存在单个抑癌基因突变(骑单轮自行车的人),无论他一生中是否发生癌症,他可能将这个突变了的抑癌基因传递给下一代,也可能将没有突变的移癌基因传递给下一代,向下一代传递突变抑癌基因的的概率为50%。被传递了突变抑癌基因的人没有发生癌症时,叫做“未发症携带者”。

例如,母亲携带有的遗传性移癌基因突变,没有发生癌症时与不携带移癌基因突变的父亲结合,他们生了3个儿子,兄1、兄2、兄3。其中兄1和兄3被遗传了突变的移癌基因,兄2没有被遗传。后来母亲发生了胃癌,兄1一生都没有发生胃癌(仅仅是未发症携带者),兄3发生了胃癌(是遗传性癌症),兄2也发生了胃癌(是后天性偶然发生的癌症)。3兄弟分别和没有携带突变抑癌基因的女性结合,3个家庭生了3个女儿。那么兄1的女儿有50%的几率携带遗传性癌症基因,兄2的女儿肯定不携带遗传性癌症基因,兄3的女儿也有50%的几率携带遗传性癌症基因。如果兄1或兄3和携有遗传性抑癌基因突变的女性结合,他们的下一代将100%携带遗传性癌症基因,无论下一代是男是女。

3.主要的遗传性癌症症候群体

主要的遗传性癌症(肿瘤)如下表,该表并没有网罗所有遗传性癌症的疾病名称。

在遗传性癌症中,经常发生多次发癌(同一脏器经时多次发生癌),反复发癌(不同脏器多次发生癌症)的现象。最具代表性的是以结直肠癌首发的林奇综合征,该病也在子宫、卵巢、乳腺好发癌症。

1)林奇综合征(hereditary non-polyposis colorectal cancer:HNPCC)

因林奇综合征发生的癌症与其他一般癌症没有区别。林奇综合征患者一生中可能遭遇多次发癌,通常以结直肠癌首发。

同时满足以下4个条件的怀疑林奇综合征:1.血亲中至少有3名癌症病人患有林奇综合征相关的癌症(结直肠癌、子宫癌、小肠癌、尿路或肾盂癌);2.3人中的1人至少与其他2人有直系近亲关系,包括父子、母子、兄弟姐妹;3.至少2代人发癌;4.至少有1人在50岁以下发癌。

注意,不满足以上4个条件的并不能完全排除林奇综合征的可能,反之,同时满足以上4个条件的也不一定就是林奇综合征,以上条件是为了从群众中筛选怀疑对象。现代社会家庭成员人数偏少,这种筛查条件的准确性会下降。年轻人发生林奇综合征相关癌症的,需要怀疑林奇。林奇综合征的最终诊断由基因检测来决定,相关基因突变包括生殖细胞系的MSH2、MLH1等,体细胞的同基因突变并不是林奇综合征。

2)家族性腺瘤性息肉病(家族性多发大肠腺瘤)

家族性腺瘤性息肉病是与林奇综合征其名的易发结直肠癌疾病,约1.7万人中有1人患有该病,在结直肠癌中同时患有该病的人不足1%,比林奇综合征的患者发癌频率低。通常,在年轻时可于结直肠内发现100个以上的息肉,通常为家族性发病。结直肠内多发息肉,并不全是结直肠癌,但是这些息肉癌变的比率较高,有时需要预防性的对结直肠进行切除。

此病除结直肠易多发息肉外,上消化管也易发息肉(十二指肠~胃),以及全身任何部位的侵袭性纤维瘤,非转移性良性肿瘤。因该病的存在,患者还可能患有甲状腺乳头癌、骨级牙齿异常、网膜色素变形。

其致病基因为APC抑癌基因突变。

3)遗传性乳腺、卵巢癌

转移性乳腺癌、卵巢是常见的家族中多发乳腺癌、卵巢癌疾病。致病基因为胚胎系BRCA1或BRCA2的2个抑癌基因突变。

遗传性乳腺、卵巢癌的特征:1.40岁以下的年龄乳腺癌发症;2.家族内有乳腺癌或卵巢癌患者;3.单侧乳房发癌后,异时性对侧乳房或卵巢发癌。

满足以上条件的患者在乳腺癌患者中占5~10%。日本的全国乳腺癌调查发现40岁以下乳腺癌并且再次发生乳腺癌或卵巢癌的患者中约有38~46%存在BRCA1或BRCA2的突变,同时发现,父亲携带该抑癌基因突变时向女儿遗传的几率并不明确。

携带胚胎系BRCA突变的男性也可能发生乳腺癌,更容易发生前列腺癌。美国在BRCA基因普查中发现阳性携带者时,可能推荐携带者做药物性预防,或者预防性切除乳腺、卵巢、输卵管。携带者可以使用抗性激素药物预防癌症的发生,或者定期医学检查尽早发现病变。

4)李弗劳梅尼综合征

抑癌基因p53的突变TP53是臭名昭著的转移性癌症、肉瘤、肾上腺皮质肿瘤、脑肿瘤、白血病、乳腺癌、胃癌、结直肠癌、肺癌等多种脏器相关癌症的参与者。携带该突变的人群在约有1/4在18岁前发癌,约1/2在30岁前发癌。

5)视网膜母细胞瘤

约在每1.5万~2万的新生儿中发生1名视网膜母细胞瘤。双眼发癌的患者占1/3,双眼发癌的所有患者和单眼发癌患者中的10%属于遗传因素发症。目前初步鉴定出的突变基因为RB1,它也是抑癌基因之一。几乎所有的遗传性患者都在5岁前发生视网膜母细胞瘤,之后可能发生骨肉瘤等其他癌症。早期发现可以保全视力和眼球,怀疑遗传时应尽早进行眼底检查。出生时用脐带血进行基因检测可以鉴定RB1是否突变。

6)多发性内分泌肿瘤MEN1

生产激素的内分泌器官中,胰岛、脑垂体、甲状旁腺容易发生该类遗传性肿瘤。因发生肿瘤即可能内分泌过剩,各检查指标异常,也可能器官停止分泌。致病性的遗传基因突变为MEN1。

7)多发性内分泌肿瘤MEN2

多发性内分泌肿瘤MEN2具有多种内分泌器官癌症同时伴随甲状腺髓样癌、甲状旁腺增生、肾上腺髓质嗜鉻细胞瘤并发的特征。该病的原因与其他遗传性癌症不同,属于基因的过度工作导致细胞癌化,而且突变形式属于基因在某个点位过度集中(热点),这类基因变异检测准确度很高。基因检测发现热点突变后,可以采取切除甲状腺的办法预防癌症发生。

上一篇

2021年6月日本PMDA批准新药一览

​在日本,药品的上市须获得日本医疗器械审评审批机构(Pharmaceuticals and Medical Devices Agency,简称PMDA)的批准。一起来看看2021年......
下一篇

改善贫血EPO制剂vsHIF

​慢性肾病(CKD)发展出现贫血的患者比例较大,对于CKD的贫血ESA疗法有效,ESA中最常用的手段是给患者注射促红细胞生成素(EPO),当患者出现EP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