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就医网

晚期结直肠癌治疗的最新见解

日本就医网 2021-07-01 13:39:59发布

ASCO202对于不可切除的结直肠癌治疗,公开了几个重要临床研究结果。KEYNOTE177、DEEPER、FIRE-4.5、DESTINY-CRC01等。

KEYNOTE-177研究

对比了高度微卫星不稳定(MSI-H)或错配修复缺陷(dMMR)的进展期大肠癌,一线治疗使用化疗与单药派姆单抗(免疫疗法K药)的效果。K药使生存期(OS)和无进展生存期(PFS)得到延长。单药派姆单抗很可能称为新的标准疗法。由于研究终点的设定问题,单药派姆单抗与化疗对比,死亡风险只下降5%,患者的总生存期并没有显示出有统计学意义的证据。但是,化疗组肿瘤进展后使用K药使患者的生存期得到延长。154名接受标准化疗的患者中有56人(36%)在化疗失败后接受了K药单药治疗。

MSI-H的结直肠癌患者预后较差,标准化疗通常可以延长1年的生存期。从KEYNOTE-177的研究结果看,MSI-H结直肠癌的一线治疗方案选择单药派姆单抗有更好的获益趋势。

DEEPER研究

KRAS无突变的结直肠癌一线治疗到底用爱必妥好还是阿瓦斯汀好?

DEEPER(JACCRO CC-13)研究对比了mFOLFOXIRI+西妥昔单抗(爱必妥)方案与mFOLFOXIRI+贝伐单抗(阿瓦斯汀)方案哪个强。*mFOLFOXIRI为计量改进的FOLXIRI化疗方案,联合使用化疗药物:氟尿嘧啶+伊利替康+奥沙利铂,是一个短期内疗效较高的治理方案。

联合使用西妥昔单抗的最大肿瘤缩小(DpR)中位数为57.4%,联合贝伐单抗的为46.0%。且研究中发现,经过中位数评估节点后西妥昔单抗的疗效更深远。研究对象中的原发病灶有左侧和右侧之分,众所周知,右侧结肠癌的患病比例更小,预后也更差一些。本研究中联合西妥昔单抗左侧原发DpR:60.3%,右侧原发:50.0%;联合贝伐单抗左侧原发:46.1%,右侧原发:41.2%。

奏效率(ORR)方面,西妥昔单抗69.1%,贝伐单抗71.7%,无统计学差异。

治疗8周时肿瘤所效率(ETS)方面,西妥昔单抗77.8%,贝伐单抗74.6%,无较大差异。

经治疗后R0切除率方面,西妥昔单抗28.6%,贝伐单抗30.6%,无较大差异。

完全有效的肿瘤消失率(CR)方面, 西妥昔单抗6.3%,贝伐单抗2.3%。

2组患者的PFS中位数:12.7个月,OS中位数37.6个月。结论是2组PFS无差异,OS的最终评估还需要等时间。过去的临床研究中PFS很少有超过12个月的,OS也几乎没有超过3年的。负责JACCRO CC-13研究的PI医生来自日本四国地区的一个当地大学-香川大学,难道是日式的精细化管理使整体治疗成绩提高了?

注意,以上研究对象均为RAS野生型,但其中包括BRAF突变的患者。众所周知,贝伐单抗对BRAF突变的患者更有效,将来该研究的最终解析还应该对BRAF突变患者剔除对比。

FIRE-4.5研究

FIRE-4.5的研究目的是针对BRAF V600E阳性的结直肠癌患者,一线治疗联合西妥昔单抗、贝伐单抗哪个强?

结论是所有数据都倾向于贝伐单抗的疗效更佳。无进展生存期方面贝伐单抗的效果比预想的还要好,对比西妥昔单抗,联合贝伐单抗的死亡风险降低203%。BRAF突变的进展期结直肠癌一线治疗使用FOLFOXIRI联合贝伐单抗,可以说几乎是板上钉钉了。

治疗有效率(ORR)方面,联合西妥昔单抗的49.2%,联合贝伐单抗的60.0%;

完全缓解率(CR)方面,联合西妥昔单抗的3.4%,联合贝伐单抗的6.7%;

无进展生存(PFS)方面,联合西妥昔单抗的6.3%,联合贝伐单抗的10.1%;

总生存期(OS)方面,联合西妥昔单抗的15.2%,联合贝伐单抗的17.1%

BRAF突变的结直肠癌患者预后差,肿瘤进展快且全身状态(PS)差的患者居多,他们无法耐受FOLFOXIRI方案的化疗,只能使用FOLFOX(氟尿嘧啶+亚叶酸钙+奥沙利铂)或FOLFIRI(氟尿嘧啶+亚叶酸钙+伊利替康)。跟进一步,对于BRAF V600E阳性突变的结直肠癌患者,BEACON CRC研究等也补充了Encorafenib(BRAF抑制剂)、抗EGFR的西妥昔单抗、以及同时MET突变的Binimetinib(MET抑制剂)在疗效和安全性方面的医学证据。在此,对BRAF突变疗效不佳的西妥昔单抗,也没有被研究者们完全放弃,仍有新的临床研究正在进行。

HER2高表达的结直肠癌使用TDX-d(DS8201)的疗效

ADC偶联药物DS-8201针对HER2有表达的乳腺癌、胃癌已经去多了有效的临床证据。结直肠癌方面,ASCO2021公布了DESTINY-CRC01研究的成果。

HER2有表达的RAS野生型结直肠癌,二线治疗使用DS8201(药品名称ENHERTU,6.4mg/kg,每3周注射1次),将研究对象分成HER2(3+)或HER2(2+)但FISH阳性、HER2(2+)、HER2(1+)的三个队列。

HER2(3+)患者的客观缓解率(ORR)为45.3%,有效率为57.7%;HER2(2+)的有效率下降到7.7%。DS8201对HER2(2+)的结直肠癌患者有效率并没有乳腺癌、胃癌那么高。因为这个研究对象人数较少,还有待以后的进一步研究结果证实。目前看,DS8201对结直肠癌的HER2低表达(2+和1+)患者无效。这可能与结直肠癌的增殖信号传导路径复杂有关。关于HER2(2+)但FISH阳性的结直肠癌使用DS8201是否有效,严谨起见,得另外拿出来单独研究,目前没有可靠数据能证明其有效或无效。

无进展生存期(PFS)方面,HER2(3+)患者为6.9个月,比乳腺癌、胃癌的时间也短。HER2(2+)结直肠癌的PFS仅有2.1个月,HER2(1+)的为1.4个月。

生存期(OS)方面,HER2(3+)患者15.5个月,HER2(2+)+患者7.3个月,HER2(1+)患者7.7个月。

副作用方面,使用DS8201发生骨髓抑制的频率较大,但检测得当均可控制,不至于造成严重的危及生命的副作用。国外研究者更重视间质性肺炎(ILD),在乳腺癌和胃癌良于发生ILD的频率约10%,DESTINY-CRC01研究结直肠癌的发生率为9.8%,发现ILD平局时间点为用药后的第61天,而ILD致死的平均发生时间在用诊断ILD后的第22天(9~120天)。

关于DS8201的用药剂量,乳腺癌为5.4mg/kg,胃癌为6.4mg/kg,这次研究结直肠癌的用药剂量为5.4mg/kg。用药剂量与毒性之间的关系,目前并不清楚。

目前NCCN指南已经将DS-8201作为结直肠癌的标准治疗推荐,但是FDA还在忧郁是否承认。相对于结直肠癌的后线治疗(后线治疗方案指相对与优先推荐的一线、二线治疗方案之外的其他的标准治疗方案),可以明确,限于HER2(3+)患者,DS8201的获益远远大于瑞戈菲尼、乐伐替尼等。

关于进展期结直肠癌的二线标准治疗方案

TRUSTY研究比较了不可切除的结直肠癌药物治疗的几个二线方案。TAS102+贝伐单抗方案,FOLFIRI+贝伐单抗方案,替吉奥+伊利替康+贝伐单抗方案等等。

TAS102组与其他二线方案对比,在总生存期(OS)和无进展生存期(PFS)上略有逊色,考虑不将TAS102作为二线方案使用。但是考虑患者无法耐受伊利替康时,可以在二线治疗时选择含有TAS102的方案。当然,对于身体状态差无法耐受强力联合化疗方案的,TAS102+贝伐单抗组合也可以用于一线治疗,TASCO-1研究可以佐证它的有效性。晚期癌症治疗,并不是按指南推荐的路线照本宣科,重要的是全面评估患者的个体因素需求得当的治疗方案,甚至可以做出“不推荐抗肿瘤治疗”的决策。


抗血管新生药物有效性的新发现

可用于结直肠癌治疗的抗血管新生类靶向药物有贝伐单抗、雷默卢单抗、阿柏西普(Aflibercept)。哪个药物好呢?

GI-SCREEN CRC-Ukit研究对更围观的领域进行了研究,发现不同方案的治疗经过、效果主要反映在结直肠癌患者的VEGF-A~D和PlGF上,目前的研究看来VEGF-X和PDGF并不存在互相作用,但是经过某化疗,是否使用过贝伐单抗、抗EGFR抗体药物的患者其VEGF-X和PDGF的血液中浓度不同。VEGF-X和PDGF的浓度与治疗效果相关。该领域的研究才刚刚开始,还没有总结性结果,测量VEGF-X和PDGF的变化需要运用ctDNA检测,临床成本也比较高。该领域的见解还不能作为临床治疗的依据。

此外,PARP抑制剂等新型的生物治疗也在开展临床研究。

当代的结直肠癌的治疗,患者的最大获益并不仅来自单独的手术、或放疗、或化疗、或靶向药物治疗。好疗效的关键是如何个性化的组合这些治疗方法。

上一篇

关于癌症诊疗的医患沟通思考

​医患沟通存在持续性的临床性的和伦理性的重大课题。社会和时代的变迁不仅影响社会生产生活,在恶性肿瘤诊治领域期待医患间的SharedDecision......
下一篇

2021年6月日本PMDA批准新药一览

​在日本,药品的上市须获得日本医疗器械审评审批机构(Pharmaceuticals and Medical Devices Agency,简称PMDA)的批准。一起来看看2021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