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就医网

KL-6指标与间质性肺炎的诊断意义

日本就医网 2019-08-25 09:17:41发布

间质性肺疾病(ILD)是以弥漫性肺实质、肺泡炎症和间质纤维化为基本病理表现,以活动性呼吸困难、影像学提示弥漫性浸润阴影、限制性通气障碍、弥散功能降低和低氧血症为临床表现的不同种类疾病群构成的临床-病理实体的总称。

近年来,随着医学各种检查技术的不断发展,尤其是肺部影像学如高分辨CT在临床中的广泛应用,提高了ILD患者早期诊断准确率,但ILD治疗并未取得实质性进展,部分患者的预后差,死亡率高。

早期诊断和治疗可改善患者预后,故目前除临床已用于ILD诊断的肺CT、肺功能、血气分析、支气管镜及肺活检等手段外,与ILD疾病发展及转归有关的血清学检测亦成为研究热点,其中涎液化糖链抗原-6(KL-6)被认为是比较有前景的血清学指标,目前较多研究认为KL-6与ILD病变的发生、进展、药物疗效及预后均有明显相关性。

日本就医网的小编在临床一线的工作中获知,目前在日本已经确立KL-6了诊断间质性肺炎的临床医学意义,使用KL-6指标诊断间质性肺炎已经得到广泛应用。

什么是KL-6

KL-6是5000kDa以上的MUC黏蛋白中的一种糖类蛋白,在肺部,主要由Ⅱ型肺泡上皮细胞产生。在间质性肺炎中Ⅱ型肺泡上皮细胞障碍反应为血清KL-6上升。KL-6是特发性肺纤维症,过敏性肺炎,特発性间质性肺炎、结节病,胶原病相关间质性肺炎等疾病的活动性评估标志物。

KL-6与SP-A、SP-D的指标差异

(1)敏感度和特异度

间质性肺炎的血清标志物,除了KL-6之外还有SP-A、SP-D、MCP-1。而在间质性肺炎中KL-6的敏感度(94%)和特异度(96%)最高。

(2)指标上升时间

通常,间质性肺炎的恶化初期SP-D上升,稍后KL-6上升。当投放激素奏效后,SP-D、KL-6顺次降低。根据日本大冢制药的报告,间质性肺炎在急性恶化后的第10天KL-6达到峰值。血清KL-6标志物升高的时间先后顺序和机理上,与分子量、生理环境有关。(日本呼吸学会 2001;39(4):p298-302)

(3)与胸部CT所见的关系

KL-6与磨玻璃影的肺野面积占比(5层扫描测算)相关,与肺纤维化病灶(牵引性支气管扩张区域的数量)的关系更紧密。(Respir Med. 2010 Jan;104(1):127-33)

SP-A、SP-D与磨玻璃影所见的肺泡炎的程度相关,而与纤维化病灶的蜂窝肺的相关性很低。 (Am J RespirCrit Care Med 2000;162: 1109-1114)

KL-6指标与预后不良

特发性肺纤维症27例,KL-6在1000U/ml以上和以下的对照中,超过1000U/ml的预后不良。以1000U/ml为基线,生存期中位数KL-6高值组为18个月,低值组为36个月。(Respirology. 2006;11:164-168)

ARDS(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生存案例与死亡案例对比中,死亡案例全病程KL-6为高值。(EurRespir J. 2004;23(1):142-5)

目前较多研究均发现KL-6与ILD的病变程度具有一定相关性,并预示其与ILD疾病转归有关。Hamai等同时检测ILD患者基质金属蛋白酶-7 (MMP-7)、趋化因子配体18、KL-6、SP-A和SP-D,结果显示血清KL-6和MMP-7水平升高与ILD患者不良预后明显相关,且两者联合检测可提高对疾病预后的预测价值。Sokai等的研究结果同样显示了KL-6对ILD疾病转归的预测价值,该研究随诊76例ILD患者6个月血清KL-6水平,KL-6升高与患者血气分析中用力肺活量百分比及CO弥散量百分比显著相关,且其升高是患者死亡的独立预测因素。Yokoyama等发现血清KL-6≥1000 U/ml的IPF患者平均生存期明显低于KL-6<1000 U/ml的IPF患者(分别为18个月和36个月),提示KL-6可作为预测IPF患者预后的血清标志物,KL-6水平越高则预后越差。

除间质性肺炎外的KL-6升高

肺泡蛋白沉积症、孢子虫肺炎、弥漫性全细支气管炎的KL-6呈上升状态。特别需要注意,肺腺癌、乳腺癌、胰腺癌等腺癌,肺鳞癌中也有KL-6上升的现象,请注意恶性肿瘤合并间质性肺炎的KL-6释义。

547例的健康人与患者对照中,KL-6阳性率(500U/ml为基线)占比分别为:健康者0.5%,胶原病1.6%,肺炎3.1%,肺气肿2.4%,支气管扩张10.7%,肺结核23.7%;间质性肺炎的KL-6阳性率分别为:特发性间质性肺炎95.0%,过敏性肺炎89.7%,胶原病相关间质性肺炎58.6%。(日本临床与研究 1998;11:164-168)

PD1的使用与KL-6的检测意义

目前在癌症治疗方面,PD1抗体成为了患者的新希望,而间质性肺炎是一项可能致死的免疫毒性反应。在给肿瘤患者注射免疫检查点抑制剂前、中、后,使用KL-6等血清指标作为检测方法,我国急需制定规范的诊断标准。而日本于2015年开始,为准备注射PD1抗体的肿瘤患者评估可能引发肺炎的风险,使用血清KL-6、影像等检测方法为临床医生提供更完善的预测、监测指标。

总结

基于大量KL-6与ILD相关性的研究,目前认为血清KL-6升高可协助ILD早期诊断、反映病变的程度及转归;特别是对于CTD患者,血清KL-6检测可用于鉴别是否合并ILD,因肺部细菌感染患者一般KL-6并不高,故同时可以和肺部感染相鉴别。虽然目前有关KL-6在疾病中的作用机制尚不十分明确,且除ILD外,其升高还见于多种其他疾病,但由于KL-6检测具有快速、简易经济、可重复性及无创等特点,优于高分辨肺CT、肺泡灌洗及肺活检等经典的方法,临床中血清及BALF的KL-6水平检测将有望成为ILD的新型标志物。

上一篇

海外医讯 | 科学家发现癌细胞上新信号,新的免疫疗法或将到来

​斯坦福大学医学院的研究人员发现了一种新的信号,阻止"不要吃我"的信号已经成为当前抗癌疗法的基础。我们知道,癌细胞似乎可以利用这种信号......
下一篇

美国癌症专科医院是如何运作和服务于患者

​丹娜法伯癌症研究院(Dana-Farber Cancer Institute),创立于1947年,坐落在美国麻省波士顿,从事着致力于为成人和儿童提供癌症诊疗的专业......